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图片
新闻搜索
 
 
孔德墉:延续历史,重修家谱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4-21 08:46:22    文字:【】【】【

■ 孔德墉
□ 本刊记者
□:您是第77代衍圣公的堂弟,这个特殊的身份让您见证了一个特殊的时代,能大体和我们谈谈您一生的经历吗?
■:我1927年生于济南,比德成大哥小七岁。我在曲阜孔府长大,与孔府的后裔子弟一起读书。课程是四书五经、书法等,我在读书的同时,还抽出时间,跟曲阜师范的一位音乐老师学习钢琴,后来我考上了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从此走出了孔府大院。
德成大哥离开孔府去重庆的那年,我十岁。那是1937年,日军要占领曲阜,蒋介石命孙桐萱带孔德成去重庆。国民党士兵都拎着盒子枪,孔德成知道这次非走不可。但又放不下祖庙,所以便委托我父亲孔令煜照管孔府,但是当时我父亲还在宁阳县办事,所以国民党就派专车把他接回孔府。孔德成与我的父亲签了照管孔府的协议。凌晨四点,签完协议,孔德成离开了孔府。六点,日军占领了大院。
□:日军占领大院,是不是也没有破坏什么,反而特别尊崇孔府及其族人?
■:是的。一百多名日本兵入驻大院后,基本还算老实规矩。只要大院内贴上“内宅,止步”的字样,日本兵一般不敢贸然闯入,除非有上级特批。
其实,在此之前,日本人早有预谋,而孔德成也表现出了中国人特有的民族气节和圣人后裔的气度风范,维护了民族尊严。1935年,日本驻济南领事馆总领事特邀孔德成到日本东京参加汤岛圣堂孔庙的落成典礼,孔德成并没有去。后来,日本派人在曲阜宴请他,孔德成以身体有恙推辞,拒绝赴约。
日本人三番两次邀请孔德成赴日祭孔,均被他谢绝。这次日本占领孔府,本欲挟持圣人,但终究晚了一步,所以说,现在看来,当时政府办了一件好事,如果孔德成落入敌寇之手,肯定会被供奉成傀儡“伪圣”。时间一久,甚至会在精神权力、文化道统上与中国争夺话语权。到那时,后果将不堪设想。
□:也就是说,当时日本兵尊崇孔府及其族人有其战略考虑?
■:这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与日本人尊孔的传统有关。他们把孔府、圣人之后奉若神明。
□:相对于外面的战火纷飞,您却能在此度过衣食无忧的八年,八年后,您走出了孔府。
■:确实是这样。在孔府的八年中,孔氏后人衣食无缺。我在这个高墙大院内研读四书五经、练习书法,课余则去学钢琴。后来我考上了艺专音乐系,从此走向了一个更广阔的天地。那年我刚好18岁。
后来,我被分配到了中国音乐研究所工作,创建了“中国音乐陈列馆”,还给阿炳录制了《二泉映月》。
“文革”开始后,我作为孔子后裔,自然也受到了批判和牵连。我被发配到天津静海“五七”干校做食堂管理员,与华君武、丁聪、郭小川等一批文化名人一起接受“审查”和“改造”。我和他们处的关系都很好,郭小川好酒,每次外出采购,我都能给他买点下酒菜。
1980年,我离开了大陆,定居香港并开始从商。我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儒家学说,与日本人谈判,用较低的价格为大陆引进了日本的塑料机械。
□:您本是儒商,是什么样的机缘让您重修了《孔子世家谱》?
■:1987年9月,我到曲阜参加孔子文化研讨会,见到了国务院副总理、中国孔子基金会名誉会长谷牧和会长匡亚明,他们建议我出面主持续修《孔子世家谱》。他们认为我血统最近,修谱最合适,而且家谱在唐、宋、明、清不停续修,民国也不曾间断,在共和国时期就更不该中断,这是传承传统文化的问题。1992年,曲阜市也请示了国家相关单位,获得了一致赞成。
出于种种原因,修谱一事并未展开,到1996年,我才感到了修谱的紧迫性。但是嫡长孙孔德成已迁往台湾,孔氏族人在大陆已缺乏最权威的代表。为此,我请示了国家相关部门,获得了批准,我于当年9月底前往台北拜会堂哥德成。
孔德成也赞成修谱,但是具体事宜交给我。于是我在1998年,在香港注册了“《孔子世家谱》续修工作协会”。为方便调查、认证,续谱工作办公室设在了济南。
从1999年开始,我和德字辈的族人按照《民国谱》上记载的地址,给全国各地的族人写信,但是回复者廖若辰星。我们也去各省实地调查,但是效果不佳,大部分人认为我们是骗子。
随着续谱一事被媒体广泛报道,很多孔氏族人不再怀疑,他们主动到山东“寻根问祖”。曾有一群山西昔阳县的孔姓人找到了我,拿着他们的族谱让我查查他们是“真孔”还是“假孔”。续修工作协会将他们的家谱与民国谱一对照,发现该支是唐末第四十一代孙孔邈的后人,大家当时就抱头痛哭,为自己能找到自己的根、确定自己的身份喜极而泣。
□:这次修谱,您进行了很多“突破”,这都表现在哪些方面?
■:比如,第一次收录孔氏女性后裔,第一次做成了“全球谱”,我们的方针是“不分性别、不分民族、不分国家”的“三不分”。
以往修谱,只收嫡传不收旁支,只收男性不收女性。在1930——1937年,德成大哥修“全国谱”时,已经是个创新了,他第一次收录了旁支,这使得我修“世界谱”成为了可能。这次女性入谱,也同男性一样以大字标准,其配偶则在其后以小字标注,这是对女性的尊重。孔子海外后人则以韩国人为多,其次是美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瑞士等国,这是不分民族和国家,是对旁支的尊重。曲阜只是根,而不是中心。
□:倘若没有强大的经济后盾做支持,修谱肯定会难以为继,请问,修谱的费用问题是怎样解决的?
■:修谱的费用是由入谱费、入股费、捐赠和我个人出资四部分组成的。按照惯例,入谱的族人每人要缴纳一定的入谱费,此次入谱费,农村人每人5元,城市人每人10元,另外我们的工作协会受到入股费170余万,族人捐赠了400余万,我个人花费了不下800余万。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花费也是巨大的,但是我觉得值。修谱是家事,也是国事,这是对历史负责、对文化负责。
□:这次修谱是私修,历史上有公修吗,以往修谱的历史大体是怎样的?
■:据记载,唐、宋两朝都是朝廷主持官修谱。自明朝以后,《孔子世家谱》有“六十年一大修,三十年一小修”的定约,但受各种条件制约未能完全实现。明朝天启年间的修谱是第一次私修,清朝康熙、乾隆年间有两次私修。1930—1937年,孔德成修谱是第四此私修,这是第五次。
□:在修谱的过程中,肯定遇到了很多困难、不解和快乐幸福,请您分享一下?
■:大部分孔氏后人对修谱一事都是认可的、赞成的,越在农村、海外越被重视,越是年轻人反而越认同修谱的重要性。
从族人当初的不解、被怀疑到最后的认可,这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一直到现在也有反对女性入谱的;有人认为修谱落后于时代,是封建时代的事;有些城市后人根本不重视;有些官员根本不想披露私人信息。
但是通过沟通,这些问题基本都能迎刃而解。通过修谱,达到了让族人更团结的目的,修谱是对家族、国家民族、历史文化,乃至对世界是一个交代,孔子世家修谱,在我们手里不能断代。这是孔家的传统,也是孔家人的千年梦想。
(整理/本刊记者:吕玉峰 选自《儒风大家》第十五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脚注信息

     咨询:0755-21605399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南海大道以西美年国际广场2栋7楼
Copyright © 深圳孔子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102199号-1